爱远比我们想像还要深

她用钥匙打开门,对于眼前这个应该称为“家”的地方感到生疏,她高中毕业离家,转眼已经将近二十年。合上门,将包包放在鞋柜上,找到开关,开了灯,采光不佳的屋子,即使在大白天,仍然有些昏暗。她在客厅的沙发坐下,环顾屋里,看到墙的角落还留着她小时候的涂鸦,那歪七扭八画的是父母和她三人。

父亲以开联结车赚钱养家,虽然收入还算不错,但工时长,几乎每日南北奔波,有时还要半夜叠货出车,工作如此辛苦,自然也就没有多余的时间与心力陪伴家人。母亲在她国小二年级时因为癌症去世,在那之后,她每天回来看到的都是空荡荡的家,往往只有她独自一人。

她明白父亲赚钱养家的辛苦,却也感觉不到父亲的关爱,即使难得在家,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喝酒,两人几乎没有互动,于是她渐渐地开始从同学与朋友间寻找温暖。就读国中后,她变得对眼前任何事物都不顺眼,不想读书,不想当乖学生,跟着小混混去飙车闹事,威胁学生勒索零用钱,变成了不折不扣的小太妹。她越来越叛逆,与父亲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那天她与父亲因为细故争吵,她一句“反正我没爸也没妈”激怒了父亲,忍不住动手打了她一巴掌,那一巴掌将她打离了家,一离开就将近二十年不曾回来。为了生活,她去发廊当学徒,后来顶下一间小店面,自己开业靠手艺维生。她离家后,父女两人几乎没有联络,偶尔透过表妹来找她烫头发时才听到些许关于父亲的状况。

没想到她再次看到父亲时,是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已是癌症末期,眼前的父亲消瘦孱弱,与她印象中彪悍健壮的模样判若两人。她轻轻握著父亲的手,那手掌比想像中还要粗糙,她发觉自己心中早已没有恨、没有怨,她不懂自己为何不能重修旧好,或许只是自己那多余的自尊心,始终拉不下脸先伸出和解的手。可是,一旦过去了,就永远回不去了。

父亲走了之后,她回家想将父亲的物品整理好。她打开自己以前的房间,里面的摆设几乎与当年她离开时一样,只是多了一些杂物。她在房间走一圈,墙上还贴著当时她喜欢的明星海报,书桌上的相框里有她们全家福的合照,照片里的母亲端坐在椅子抱着两三岁的她温柔地笑着,父亲站在旁边心满意足的露齿大笑。她纳闷自己为何没有将合照带走,也许是因为对父亲赌气吧?

她打开书桌抽屉,里头还留着许多她当时的用品,接着打开衣柜看,挂著几件她没带走的衣服,还堆了好几个包装好的礼物,这并不是她的东西,她发现礼物旁有一叠装在信封里的卡片,信封上写着她的名字。

父亲从她有记忆以来,每到她生日都会送礼物,如果父亲因为工作两人遇不上,他会将礼物放在书桌上。没想到,在她离家的这些日子,父亲每年到了她的生日还是会替她买礼物,或许还在期待某天她回家能收到这些生日礼物。她看着卡片中父亲写的几句生日祝福,终于忍不住痛哭失声,久久不能自己。

有些人想要证明自己,然后拼了命的横冲直撞,有些人担心受伤害,将自己伪装成难以接近的刺猬,而这样的人往往是渴望爱、渴望关怀、渴望与他人的连结,只是他被失望掩埋了渴望,或是害怕承认自己的渴望而已。

愿我们都能成为对爱坦诚、勇敢认错的人。

欢迎发表你的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