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跑都快跑不动了,还飞什么飞!

Menu & Search

家人

2020 年 08 月 27 日

她有三个姐妹和一个弟弟,她排行第二。

家里会有这么多兄弟姐妹,是因为爸爸一直想要有个男孩子,直到第五胎才终于如愿以偿。想当然,最小的弟弟一定是在宠爱中长大的。

爸爸是泥作师傅,妈妈跟着在工地里做助手,毕竟要养五个孩子,家里经济条件并不算宽裕,在有限的预算下,给姐姐们的往往比较少,而弟弟通常会得到较好的照顾,例如妹妹会穿姐姐已经穿不下的衣服,或是用姐姐之前的书包和文具用品,而弟弟有自己的书包和文具,偶尔还有新衣服可穿。

有时爸妈工作的工地距离比较远,或是需要加班赶工,回到家已经晚了,她和姐姐从国小高年级开始就负起照顾弟妹的任务,妈妈教导她们做几道简单的料理,她们下课回家就洗米备料,替家人准备晚餐,然后等弟妹玩完回家把大家的脏衣服丢进洗衣机洗。偶尔她也会羡慕其他小孩下课后还可以相约去玩,而自己却得回家做家事,但如果自己不做,弟妹们就会饿肚子,自己的家人,自己不照顾,谁来照顾呢?

或许因为他们从小就互相照顾著,五个孩子的感情很好。但,弟弟上了国中后,开始有了变化,他跟几个流氓学生混在一起,翘课到处鬼混,打架闹事,勒索同事,妈妈为了弟弟常常跑学校,有时还得跑派出所,让家人非常头疼。

看到上国中之后的弟弟,她才知道原来人的转变是如此快速又巨大的,几年前还是跟在她后面吵著肚子饿的可爱孩子,转眼间变成到处滋事的小流氓。因为从小就帮忙照顾弟妹,她能体会父母心里的挫折与失望,自己努力工作,虽然无法给予小孩优渥的环境,至少可以衣食无缺的长大,结果却扶养出一个人见人怕的小恶霸。

长她一岁的大姐国中毕业就离家,去外地半工半读,在美发店当学徒。她高职毕业后,透过妈妈的朋友引荐,在一间工程材料行担任店员兼会计。在她工作刚满一年没多久,弟弟卷入械斗事件,伤重去世。

出事后那几天,妈妈一直抽著菸,爸爸一直喝着酒,两个人都不说话,只有问他们事情时才会开口。父母难过到没有处理事情的能力,妹妹那时还是高中生,还好姐姐赶回家帮忙,一起处理很多后续的事情。因为兄弟姐妹多,小时候有好吃的东西都要分著吃,自己的份变得好少,忍不住会羡慕没有兄弟姐妹可以独占父母宠爱的孩子,现在家里有了变故,她发现有这么多姐妹真好,可以感受到有人能够分担自己的悲伤,有人能够分担自己的责任,带给她很大的力量与安慰。

在出殡那天,妈妈因为承受巨大的悲痛,站都站不住,走也走不动,需要人搀扶著才能勉强撑完仪式。而爸爸脸上带着沉重的悲伤,安静得让人心痛。

隔年,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她结婚了,对象是工程材料行老板的儿子。弟弟出殡火化之后,她决定要早点结婚生子,如果她们姐妹无法停止爸妈的悲伤与痛苦,希望自己能够生个男孩来代替弟弟,爸妈或许不会再继续伤心。

她的两个孩子都是女孩,在生完第二个孩子后,她觉得先生的心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常常晩归不在家,不过她告诉自己没关系,只要能生一个男孩子就好了,其他都无所谓,她都可以忍受。

悲伤并不会远去,它一直留在心里,只是每个人与它共存的方式不同。有人看似正常生活,实则改变了人生。

Article Tags
阿飞

正在努力抓住青春尾巴的臭酸大叔。 作家,同时也是行销人。撰写感性的文字,却从事具备理性的工作,没有精神错乱也是一种不得了的才能吧?

你可能也想阅读...
如果积极一点就好了

如果积极一点就好了

我已经忘了那天我们是...

没事的

没事的

离开那个男人是自己决...

你离开之后

你离开之后

女孩经常跟男孩说起一...

Discussion about this post

欢迎发表你的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

输入关键字, 再按下Enter键搜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