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跑都快跑不动了,还飞什么飞!

Menu & Search

阳台前的位置

2019 年 10 月 07 日

他每年回家不超过三次,春节、端午节、中秋节,每次在家停留也不超过三天。

说不上什么具体的原因,与父母并没有吵架,从小两人对待他还算是开明、尊重,硬要说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大概只有父亲在家严谨寡言,让人感到有距离吧。但,至少母亲是温暖和善的,虽然话也不多,不过会在生活的各种小事里让他感受到关爱。

离开家乡就读大学,然后大学毕业,进入职场,每天陷入奔波忙碌的循环,也许是与情人、朋友、同事的相处时间更长,日渐习惯没有父母在身边的生活,慢慢遗忘了怎么与他们相处。在外面的生活比较有趣,变得不想待在家里。

或许人都是比较爱自己吧?可能我是个自私的人吧?他这么说。

他难得回家,每次母亲都会准备一大桌丰盛的料理。他总要提醒母亲,只有三个人吃,不要煮太多,可是每次都会吃不完。他有时不想让母亲麻烦,提议去外头餐厅吃,老是被拒绝,说父亲吃不惯餐厅的菜,也想要让他回家可以吃到家里的味道。

他觉得自己父亲是一板一眼的人,在餐桌吃饭固定坐在靠走道的位置,在客厅看电视固定坐在沙发左边的位置。从他有记忆开始,他父亲有个习惯,或者应该说类似一种仪式,每天晚餐过后,父亲会坐在阳台前的藤椅上,静静地看着外头,慢慢喝着啤酒,有时可以坐一整晚。不过,这些年父亲有了年纪,比较注重养身,少喝啤酒,改喝普洱茶。固定的位置,固定的角度,固定的光景,每次他看着静静坐在阳台前的父亲背影,总会感觉父亲仿佛已经不在家这个空间里,这个家的一切与他无关,自成一个微妙的小世界。

后来,父亲病倒住院,他回乡探望。晚上与母亲一同从医院返家,母亲整理好隔日要带去医院的物品后便先进房间休息,他倒了杯水,坐在客厅,发现阳台前那熟悉的背影不见了,内心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愁绪与寂寞。但,最后他父亲终究没能再回家。

印象中的他一直坐在那里,原来有一天会再也看不到了。他永远不会回来了,阳台前的位置永远空着了,晚餐后再也看不到那固定的光景了。

“有次,我试着坐在那个位置,看着阳台外的风景,那是再普通不过的景色,对面只是单调无聊的住宅大楼,我百思不得其解,我爸为何喜欢坐在那里?”他苦笑着说。

“后来,我问妈妈,知不知道我爸为何喜欢坐在阳台前。”“我妈说,哪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单纯喜欢,单纯习惯呀!”他翻了白眼,淡淡一笑。

其实,我们的情感、关系与生活,终会一日一日地,成为了某种习惯。他习惯做那些事,你也习惯看他做那些事。如此而已。

我有时会这么想,任何关系如果没有一起经历过吃饭、洗碗、扫地、倒垃圾、买生活用品那些日常的繁琐小事,还是不够稳固的,所以亲人之间的感情,除了血缘,因为曾经一起度过那些日常,才会变得如此羁绊吧?

日常的光景被视为一种必然。然而,只有经历过日常,我们才得以认清华而不实的幻象,看见实而不华的现实。蓦然回首,我们才会发现,日常原来是我们内心真正期待的归属。

Article Tags
阿飞

正在努力抓住青春尾巴的臭酸大叔。 作家,同时也是行销人。撰写感性的文字,却从事具备理性的工作,没有精神错乱也是一种不得了的才能吧?

你可能也想阅读...
一起变成你

一起变成你

他年过半百才步入婚姻...

想念

想念

当有人聊到“想念”,...

大宅门之玉女心经

大宅门之玉女心经

卫家是不得了的大户人...

Discussion about this post

欢迎发表你的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

输入关键字, 再按下Enter键搜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