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跑都快跑不动了,还飞什么飞!

Menu & Search

镰仓跨年记

2018 年 02 月 11 日

2014年底到2015年初,我去了日本镰仓跨年。其实我不是专程去跨年,说起来我并不是个喜欢过节日的人,也对于人群感到没辙,不然选择去像是东京或大阪那种大都市应该会更有跨年的热闹氛围。当初会决定在那个时间点去镰仓,单纯是突然兴起“从未在国外度过新年,飞出去看看好了”的想法,然后刚好那阵子看了一部日剧《倒数第二次恋爱》,我非常喜欢,剧情我就不多做介绍,有兴趣的朋友再自行找资讯参考,这部戏的故事背景就是在镰仓,我被戏中轻松惬意的城镇印象所吸引,于是有了“不然去看看《倒数第二次恋爱》的城市吧”的念头,就这么决定飞去镰仓跨年了。

许多人对镰仓的印象只有大佛,有些动漫迷还会知道那里有《灌篮高手》里经典场景的实际地点,也有不少人以为镰仓是偏乡,其实距离东京只有大约65公里,搭普通电车一个半小时左右可抵达,它曾经是日本第一个武家政权的政治中心,也是留存有许多历史遗迹的古都,著名“江之电”沿线车站也有不少有意思的观光点,地处湘南海岸,非常适合观光散步与从事水上运动。但,如果问我对于到达镰仓的第一印象,应该是“非常寒冷”。没办法,我去的时候是在冬季,而且气候不甚理想,待在那里的几天差不多都是下著参杂雨水的冰雪,不时会吹来刺骨的冷风,对于生活在亚热带的我们来说,绝对称不上是舒适愉快的天气。

除了冷,对于镰仓这个城市的初步印象是良好的。40平方公里的面积,连新北市的淡水区都比它还大,人口数18万,这样的大小与人数,对我来说刚刚好。或许可以用4吋蛋糕来比譬,一个人吃得完,两个人吃也没问题,吃完不会觉得腻,这様。走出镰仓駅,映入眼帘的并不是古色古香的街景,都是现代的楼房公寓,但是不知为何,我还是能感受到这座古都的历史感,或许这座城市已经把源赖朝与北条氏所建立的幕府历史全都吸收到土地的一草一木里了,而且还有一点小城镇的朴实与可爱,一个地方能够同时保有历史感与可爱感,我想应该不是一件经常见到的事情。

我们旅行甚少会选择观光饭店住宿,喜欢寻找民宿、青年旅店或商务旅店,以我的价值观来看,那只是可以睡觉休息的地方,并不是整天待在里头,只需干净、舒适就足够,不必在这里花费过多金钱。我并不是说习惯住高级观光饭店就是浪费,单纯只是价值观不同而已。观光饭店产生喜欢观光饭店的人,民宿旅店产生喜欢民宿旅店的人,这是这个社会能够成功运作的其中一条法则。我会喜欢住民宿,除了经济实惠,另一个原因是经常会出现让人感到有趣或惊喜的地方,例如会有经营者是会煮美味料理的老奶奶,或者是晚餐时会邀请客人一起喝在地美酒的老伯伯,也有住过提供暖炉桌与甚平的日式民宅,而且是整间是舖榻榻米的房间。

跨年夜入住的是名叫“小町庄”的民宿,位在距离镰仓駅步行约五分钟的小町通,距离镰仓地区最大、最重要的神社“鹤冈八幡宫”也是约五分钟,很棒的中心位置。但,老实说,第一眼看到它时着实吃了一惊,隐身在巷弄内,如果不是看到巷口有一面小到过于低调的招牌,一度怀疑是自己走错了,木造的和式住宅虽然还不到残破不堪的地步,不过确实明显看出经过了漫长岁月的摧残,外观的实木材质有小部分状况不太好,墙面也有些地方已经剥落。拉开木门,发出叩喽叩喽的声响,向屋里打声招呼后,出来接待的是一位老迈的婆婆,似乎比这幢老房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更久的模样。她领我们从屋外走至房子的左侧,我们入住的房间就位于主栋建筑旁的连栋边间,是与主人生活空间完全隔开的地方,有独立的出入口与卫浴设施,满好的,彼此不会打扰,而且有暖炉桌,对于不习惯天气如此寒冷的亚热带国家观光客来说非常宝贵,空间不大,但扣除暖炉桌,足够让两个人躺平。只是拉开木门时也会发出很大的叩喽叩喽的声响。

晚上漫无目的在小町庄附近找地方吃饭,虽然我们旅行也会事先找些店家餐厅资料,不过到了当地通常未必会照著名单走,况且那几天是日本的新年假期,其实就跟台湾的农暦春节一样,许多商家是没有营业的,有几家原定想去吃的餐厅也是休息,难免觉得遗憾,可是谁叫我要在这个时期来呢。本来想找间荞麦面店吃,因为听说日本有在新年吃荞麦面的传统,有长寿、除厄的意义,既然在日本过年,入境随俗也不错,可是找不到适合的店可以吃,最后决定在一间生意不错的定食店吃晚餐,客人大多数是学生模样,有几组家庭客,没有任何观光客。我点了炸牡蛎定食。牡蛎肥美新鲜,面衣厚度适中,炸得挺好的,咬起来咔嗞咔嗞的,那种烫口又香甜的感觉最销魂了。在日本吃到的白饭也从来不会让我失望,我怀疑日本的国民义务教育有把煮饭列为必修课目。对我这种并非美食家的人来说已经十分美味,没有吃到荞麦面也不会感到可惜。后来倒是在便利商店买了惠方卷回民宿吃,日本有在立春前会对着当年的吉利方位吃掉整条惠方卷的习俗,可以带来一整年的好运,不过这也是我之后才知道的,当时只是单纯好奇想品尝看看,凑巧买了有象征吉利含意的食物。

晚上十一点,出门前往鹤冈八幡宫打算做元旦新春参拜,日本人称为“初诣”。一到元旦零时,不少日本人便会出门前往神社参拜(其实等到隔天再参拜也可以),这个习俗其实跟台湾的新年习俗很相似,在正月期间都会到庙里拜拜,祈求整年顺遂平安。鹤冈八幡宫是建立镰仓幕府的源氏家族所起造的,源赖朝当时建造的上宫和下宫一直保持着原有的模样至今,因为歴史悠久、地位重要,它甚至成为了镰仓街道规划重要部分,而通往神社的若宫大路参道两旁有数量壮观的樱花树,所以是著名的赏樱景点。但,我们初诣的打算,在走到神社入口广场就宣告放弃了,广场上塞满排队等待着参拜的人,神社本殿还位于长长的石阶之上,在下方的广场并看不到本殿,而石阶上头也是万头钻动,这不是形容词,可以说根本就是实际的情形。连台湾的大年初一抢头香的盛况跟这里相比都略逊一筹。我们带着惊吓与遗憾的心情离开(惊吓大于遗憾),在路上的便利商店买了一点东西(免不了有啤酒),走回民宿窝在热热的暖炉桌里看《红白歌合战》配着啤酒迎接2015年的第一天,这样其实也挺好的。

在镰仓的第一天,民宿的模样不讨喜,想吃的餐厅没营业,然后要去参拜也没成,看似诸多不顺,但是心里并没有不舒服,我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反而认为这种异国跨年体验也满有趣的。本来就没有什么是肯定的、绝对的,我忘了曾在哪本书上看过这段话:这世上,正确的结果可能来自于不正确的选择,而你认为正确的选择可能会造成不正确的结果。事实上,那趟镰仓行我觉得很棒,值得我写好几篇文,唯一让我扼腕的就是旅程中拍摄的照片档案全不见了,看来注定是要我再多去几次补拍回来,也因为照片不见了,让我突然想写几篇游记,借此重新唤醒心中的镰仓记忆。

 

镰仓游记系列文章:有众多寺院与神社的城市

Article Tags
阿飞

正在努力抓住青春尾巴的臭酸大叔。 作家,同时也是行销人。撰写感性的文字,却从事具备理性的工作,没有精神错乱也是一种不得了的才能吧?

你可能也想阅读...
北九州市旅记

北九州市旅记

“我要去北九州。” ...

岚山爱宕古道旅记

岚山爱宕古道旅记

自从前年底左右,家里...

我心目中的江之电

我心目中的江之电

我很想问那些去过镰仓...

3 Discussion to this post

  1. 清澄表示:

    期待后续,敢问阿飞今年贵庚?

  2. […] 镰仓游记系列文章:镰仓跨年记 […]

欢迎发表你的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

输入关键字, 再按下Enter键搜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