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普拉斯》神佛也无力的现实

最无奈的悲剧就会变成喜剧呈现了。

这是我看完“大佛普拉斯”最直接的感想。虽然故事是在描绘台湾底层社会,但我觉得它是借由底层生活来暗讽台湾的种种社会问题。

《大佛普拉斯》以菜脯、肚财两个处于中低收入阶级的人为主角,一面用黑白影像描述他们的生活状况,另一面用行车记录器的彩色影像来窥探富权阶级为所欲为的荒乱人生。

做资源回收维生的肚财辛苦一整天,捡了满车的物资去回收场,只能赚取微薄的一百元,而回收场老板却能住好房、开好车。其实在不同的产业中都存在着中间商用不合理的收购价压榨生产者或劳动者的问题,但是我们这个社会是否曾经想过要改善?还是根本也无力改变?

被现实压榨、抬不起头的肚财,只有来找担任顾厂保全的菜脯闲聊时,在小小警卫室中透过指使、吐槽忠厚老实的菜脯才能得到平衡,找回原本的自己。肚财明明已经老大不小却爱玩夹娃娃机,他说“因为很疗愈啊”,我觉得或许是因为那是在现实生活中少数他有机会一手掌控的事物。而纳豆饰演的店员任职的杂货店,店的后头实际上是在经营赌博电玩,这里在讽刺台湾到处充斥着挂羊头卖狗肉的公司与店面,外表奉公守法,里面狗屁倒灶。社会上还有各种仿冒、造假的产品,包括那些披着文创外皮的各种赚钱行为,虚假的东西从来都不缺。

菜脯的老板Kevin是富二代,在美国读过书,经营“葛洛伯文创艺术”,说是文创艺术,其实就是一间佛像工厂,靠着政通人和赚了不少钱。或许现实也是如此吧?电影里有钱有势的人个个都是风流好色,私生活放荡不羁 、舖张浪费,跟菜脯与肚财那种中低阶级的生活完全是不同世界。但,有钱老板也有他的烦恼,经常要与那些民代或政要等各方牛鬼蛇神周旋,盘算著各种关系运作及如何讨好关键人物,生意也不是那么好做。

看着中低收入阶级与权贵阶级生活状态真实又荒谬的对比,前半段看得笑呵呵,然后在菜脯与肚财观看到行车记录器里的突发事件之后,后半段急转直下,变成用哭笑不得的复杂心情看完它。善良的人容易被糟糕的人糟蹋,守法的人斗不过钻漏洞的人。有权势的人靠着权势,有关系的人靠着关系,想尽办法赚取我们的血汗钱、纳税钱。而没权没势也没关系的人,想要有个温饱都是奢求。大佛最后到底有没有给人救赎,留给观众们各自解读,倒是围绕着祂的各路人马先从中得到了不同好处。

对我来说,导演黄信尧的旁白是一大亮点,同时也是非常可爱的设定,让观众在观看《大佛普拉斯》时得到一种情绪上的平衡。透过旁白说明,不管是自嘲也好,或是讽刺也好,让我们能够用喜剧的心情来看完一部实际上非常伤感的悲剧。

你或许会从电影中隐约看到我们生活周遭的故事,甚至有些人可能会将角色情节直接投射在自己身上,我并不会觉得意外,因为《大佛普拉斯》的剧情看似荒唐,不过那就是真实的台湾社会与活生生的现实世界。

欢迎发表你的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