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跑都快跑不動了,還飛什麼飛!

Menu & Search

交錯的緣份,平行的世界

2018 年 01 月 07 日

有一天家裡廚房的燈突然壞了。換燈管、換變電器,對她來說,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她出社會後就開始獨自生活,從當年青澀的業務助理到現在已經是背負著數千萬業績的外貿部門主管,對於應付日常生活上大大小小的各種問題早已駕輕就熟。

她換了燈管,也換了變電器,測試了幾次,廚房還是一片黑暗,只好上網找住家附近水電行聯絡資料,約定了隔天過來檢查修復。

隔天,因為某個大客戶的訂單出現了狀況,整個部門為了解決問題忙得人仰馬翻,等到她終於可以離開公司時才想起有約水電師傅要到家裡檢修,看了牆上時鐘,已經趕不及在約定時間到家,趕緊撥電話給師傅道歉並改約時間。

「真的不好意思!」她對師傅說,「我大概會晚四十分鐘到家,請問你的時間方便嗎?還是約改天?」

「沒關係啦!」師傅用著有點台灣國語的可愛腔調回答,「你不要趕,慢慢來,我們約九點半好了,你也有時間吃飯,修個燈很快的。」

九點三十分,水電師傅準時抵達,是個外表白淨、看起來氣質斯文的人,跟講電話時聽到的聲音搭不起來,也不太像是印象中水電工的模樣,反而比較像是系統工程師。但,一開口講話就破功了。

「我想能今天換就今天換。」他說,「不然晚上沒有燈也很不方便嘛!」

她聽起來比較像是「能今天晃就今天晃」。

結果修燈的作業並沒有很快,整組燈座直接換新,不過因為新式燈座的鎖孔位置跟原本舊式的不同,更換作業比預期中還要麻煩許多。在作業的過程中,兩人就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水電師傅年紀三十出頭,高職畢業,從小就跟著當水電師傅的父親到施工現場幫忙、學習,退伍後從事這個行業自己認為是自然而然的,一切順理成章。他說做水電工比大部分上班族的收入高,可惜很多年輕人不願意做,為了將來能跟得上時代潮流,打算把水電維修工程的事業成立網站來經營,最近報名了電腦課程。

換好了燈座,她請師傅順道幫忙檢查流理臺的水管,前陣子偶爾會出現滴水的情形,她已經自己處理幾次,還是無法完全修好,前兩天又在流理臺下方發現了水漬。他仰躺著手拿探照燈仔細協助檢查排水管,再爬起來打開水龍頭放出大量的水,這樣的步驟反覆了幾次。

「問題在哪裡?」她忍不住想關心進度。

「問題在妳身邊沒有我。」師傅露出自以為風流倜儻的笑容。通常她聽到這種話一定會賞他白眼,但「妳身邊沒有偶」的發音還是讓她笑了出來。

雖然說話不正經,不過她在旁觀察,發現他做起事情倒是細心牢靠,每個步驟都不馬虎,在過程中還順便教她一點用水用電的小技巧。

「我不收你錢!」在離開前,他鼓起勇氣對她說,「但希望你能請我吃飯,一起慶祝你家廚房重見光明。」

「我才不要『粗換』,但可以請你吃飯。」她笑著說。

那天,在餐廳裡,他準備了泰迪熊和一束花送她,她笑他又不是國中生送什麼娃娃。之後,她家裡的電燈壞了、水管塞了,可以不用再自己動手處理了。

他比過去任何一任男友都要重視她,像公主般把她捧在手裡,沒有工作時就會接送她上下班,每天最初與最後的電話或訊息都是來自於他,凡事以她為主,知道她上班忙碌從不會打擾,也不會因為她加班無法陪他而發脾氣。

出去約會時,他們常會去西餐廳或咖啡館,不過她感覺他在熱炒店會比較自在。她喜歡看藝文展覽與電影,不過他看展覽會放空、看電影會睡著。他喜歡看政論節目,邊看邊罵很紓壓,不過她對節目上那些來賓的誇張言論覺得倒胃口。他們常會去海邊釣魚,不過他看著她全身包得像木乃伊就知道她比較想去逛街或下午茶。

有一次她與客戶吃中飯,飯後閒聊時問她:「有男朋友嗎?」

「有啊。」她淡淡一笑。

「是做什麼樣的行業?」

她很想回答「干你屁事」,遲疑了一下,還是別跟自己的收入過不去,決定簡單回答:「工程。」

她發現自己不敢直接說男友是水電師傅,或許是因為身邊同事朋友的交往對象通常是白領、企業主管,讓她覺得自己跟別人不同很奇怪。她也發現自己從來沒有讓男友真正進入她的生活圈,沒有介紹給朋友與同事認識,連家人也沒見過面。反而是他經常帶著她參加朋友的聚會,逢人就大方介紹彼此的關係,只是她一直覺得自己跟他的朋友們格格不入,而他們對她客氣恭敬,一點也不像是對待朋友,比較像是在招待貴賓。他的朋友習慣講臺語,她能夠聽得懂,可是不太會講。他的朋友習慣海飲啤酒,她只能喝一點紅酒,酒量不好。他的朋友聚會習慣玩撲克牌或麻將,她大部分看不懂,唯一會玩的是「排七」。

交往周年前夕,她決定分開。

他沒有哭泣,沒有憤怒,沒有動手,沒有吵鬧,彷彿早已明白這一刻終會來臨。

「以後家裡水電有問題,還是可以打給我,不收你錢。」他離開前露出溫暖微笑對她說。這句話讓她落下了眼淚。

有一晚,廚房的燈又不亮了,她並沒有打電話給他,自己搬出梯子,更換了燈管,重新按下開關,燈亮了。她站在原地,對著流理臺發呆了一陣子。

後來,透過朋友的介紹,認識了在金融業擔任要職的男人。和她一樣喜歡看藝文展覽與電影,但鮮少有時間陪她看。他沒有送她娃娃,送了她一張附卡。她把附卡放在書桌的抽屜裡從來沒用過它。她看著放在書桌旁的泰迪熊,心裡明白,那張信用卡額度再高都買不到她的心,但她的心也回不去那個喜歡泰迪熊的世界。

某天,因為浴室的水龍頭故障,她上網找師傅維修,首先躍入眼前的是一幅水電維修網站的廣告,那個網站名是她曾經熟悉的名稱。

我們的生命中,總會出現一個雖然捨不得卻要放手讓他離開的人,並不是他不好,只是不適合那時的自己。

Article Tags
阿飛

正在努力抓住青春尾巴的臭酸大叔。 作家,同時也是行銷人。撰寫感性的文字,卻從事具備理性的工作,沒有精神錯亂也是一種不得了的才能吧?

你可能也想閱讀...
願我們都能自重

願我們都能自重

我們不是石頭,不是聖...

堅強,別逞強

堅強,別逞強

Image by D...

尊重是每段關係的基礎

尊重是每段關係的基礎

假設女友跟你說想要一...

Discussion about this post

jennifer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輸入關鍵字, 再按下Enter鍵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