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跑都快跑不動了,還飛什麼飛!

Menu & Search

輸家

2012 年 10 月 10 日
孤單女孩

「是我對不起妳,我們還是分開吧…」

那是男孩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他變心了,決定跟女孩提出分手,但場面有點奇特,淚流滿面的人是他,趾高氣揚的人是她。

女孩當然是悲傷的,但自尊心強的她絕對不想示弱,做錯的是他,背叛的是他,憑什麼要讓他看到自己傷心,更不可能讓自己低頭求他回心轉意。她仰著頭,其實是怕眼淚不聽使喚地流下來,她抿著嘴,其實是怕張開口就情不自禁地求他留下來。

女孩不想哭,她覺得哭出來會讓自己像個輸家,就會徹徹底底成為了敗犬,而且不只是沒人要,還是被人拋棄的敗犬。

不哭,至少在別人面前。

女孩像逃命似地躲回家,她心想只有那裡是屬於自己的堡壘。但是,她失算了。

看到客廳,會想起躺在他的大腿一邊看著節目一邊等著他餵滷味的情景。看到臥房,會想起他那張熟睡中的側臉被自己用口紅畫上貓鬍子的景象。看到陽臺,會想起站在那裡抽著菸的他那削瘦背影。這一幕幕的回憶終究讓女孩的淚水潰堤了。然後,她哭累了,就在已經被淚水濡濕了大半的枕頭上沈沈地睡去。

隔天起床,拖著重重的步伐去浴室梳洗,雖然沒有心情上班,但日子還是得過下去。女孩盯著鏡中憔悴枯萎的自己。輸家的模樣,她心裡念著。正在刷牙時,她看見放在洗臉臺的那瓶漱口水,敏感性牙齒專用,那是男孩特地買給她用的。瓶身上還留著一排他寫下的字。

「恭請太后早晚使用,我不希望將來的老婆牙齒掉光了!」

看著男孩寫得歪歪斜斜的文字,她又再次大哭了。一邊刷著牙,一邊流著淚,滴落在洗臉盆裡的已經分不清是淚水還是口水。

然後,女孩想通了。她發現原來輸的人並不是只有自己,其實他也輸的狼狽不堪。她輸掉了他的關愛與忍讓,他也是輸掉了在她身上曾經夢想過的未來。

只是,有些事情在發生之後,早已註定無法回頭了。

或許,應該說一段感情的結束並沒有真正的贏家及輸家,只是兩個人都獲得了重新開始的機會,一個能夠再次尋找更適合自己的伴的機會。差別只在於是自願的或是被動的。

其實,每個人在戀愛時都是真心投入,應該沒有人是在談一段感情前就已經準備變心的。我想。

Article Tags
阿飛

正在努力抓住青春尾巴的臭酸大叔。 自由作家,同時也是行銷人。撰寫感性的文字,卻從事具備理性的工作,沒有精神錯亂也是一種不得了的才能吧?

你可能也想閱讀...
貓離開了以後

貓離開了以後

八丁是在他最討厭的外…

大宅門之玉女心經

衛家是不得了的大戶人…

[短篇]愛,失能

他的第一個女朋友是在…

Discussion about this post

歡迎發表你的意見

輸入關鍵字, 再按下Enter鍵搜尋